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神医狂妃 > 第1636章 番外,会有人替我守护你3 全文完

第1636章 番外,会有人替我守护你3 全文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1636章番外,会有人替我守护你3(全文完)
  
  离长孙无极葬礼过去已半月,大景朝廷上的朝臣们似乎依旧没缓过神来。
  
  一直让他们既敬又畏,更多是畏,近乎神魔一般的一个人,世上再不复寻了。
  
  其中有不少朝臣曾经也暗暗诅咒过,简直乱臣贼子,不得好死!
  
  可当这人真正没了,他们又觉得空落落的。
  
  大景还是大景,但少了摄政王长孙无极的大景,似乎又不是那个大景了。
  
  他们悄悄观察上座的少年帝王,想从他脸上看出什么。
  
  但少年帝王还是那个少年帝王,甚至一夕之间变得更可靠。
  
  下朝后,长孙情直接去往摄政王府。
  
  路上,问向阳道,“娘和九儿怎么样了?”
  
  “无奇大夫送来的最新消息,王妃还没醒来,阿九小姐已基本恢复如常。”
  
  一个月前,摄政王薨。
  
  抱着长孙无极的百里绯月直接就晕过去昏在了他身上,迄今没醒来。
  
  而门口的九儿目光空空的吐了一口血后,突发了以前从未发过的,一种找不到病因,无从下手,又让她生不如死无比痛苦的奇怪疾病。
  
  现如今,九儿已经缓了过来。
  
  她只要不发病,缓过来就和正常人一样。
  
  完全查不到任何端倪。
  
  长孙情到的时候,九儿和无奇都在百里绯月床前。
  
  看见他,无奇主动道,“师姐当时昏过去,应该是极度伤痛所致。刚刚我和小九儿又综合讨论了一番,师姐现在还没醒来,只怕是潜意识不愿意醒来。”
  
  长孙情颔首,“多谢小师叔,辛苦了。”
  
  无奇勉强笑了下,“陛下言重了,那我先去煎药。”
  
  眼前的少年陛下何曾不伤心悲痛,可他硬生生把自己撑起来……唉。
  
  长孙情注视着床上仿若熟睡的百里绯月,只觉得心痛得窒息。
  
  娘亲,孩儿要怎么做。
  
  你才会好一点……
  
  九儿扯了扯他袖子,“哥,我们出去说说话吧。”
  
  长孙情跟着她出去,两人在院子里花圃中的石凳上坐下。
  
  “我虽然现在缓过来,什么都如常了。事实上,并不是吃那些并不对症的药起了作用。我和无奇小师叔探讨过,我们都不知道我身体到底是什么样的毛病。不过,只要没对症治好,那就一定还会犯病的。”
  
  “哥,我不想死,我也不能死,我要找到救我自己的办法。”九儿直接开门见山。
  
  指甲几乎陷在肉里面。
  
  她如果也死了,她如果也死了,娘亲要怎么办……
  
  “我的病,娘亲醒来后,不要告诉她。这两年……”
  
  她闭了闭眼,才又道,“我不想娘亲为我担心。”
  
  直到父王吐血倒下,她才发现,这两年父王和娘亲都在粉饰太平。
  
  就是为了不让他们当子女的担心!
  
  “你要走?”
  
  九儿点头,“娘亲不会怀疑的,我从来都是待不住到处走的性子。等我在外面总结出发病的规律,避开发病期回来看娘亲。”
  
  如果一直待在王府,只能等死是一方面。
  
  最重要的是娘亲醒来,哪天她就突然又发病被娘亲看见了的话,娘亲不知道会多担心。
  
  “娘亲……她想念父王便让她专心的想。我了解她的性子,若她知道我的病,她一定会想尽办法。可是现在娘亲的状态,还要一边担心我,娘亲扛不住的。”
  
  “你的病,我会帮你想办法。”长孙情道。
  
  “我知道只要给你时间,你一定能找到办法。可是哥,父王走了,娘亲和妹妹都需要你照顾。整个大景也需要你管理。更别说,万一有人因父王离开,而觉得又可以贼心不死趁机做点什么的话……”
  
  少女笑,“哥哥,你是人,又不是神。不用把什么都担下来,也不用一定要强大到去护住所有人。”
  
  他的确不是神,比起父王,他也没有那么强大的能力。
  
  可是……
  
  少年帝王紫眸微垂。
  
  他甚至比九儿更先察觉父王的异常。
  
  因为他到底早早登基成为了大景的皇帝。
  
  当他发现四方诸国都被各种各样的方法‘解除’对大景的威胁,呈现出一种微妙的平衡与和平的时候。
  
  他就隐隐发现不对了。
  
  后来父王从南疆回来,对付太皇太后和太后。
  
  特别是他将计就计对付康嬷嬷的时候。
  
  他当时甚至没忍住在父王面前表现了出来。
  
  父王告诉他,他不会死。
  
  在他没成长到任何情况下都足以保护娘亲前,他不会死。
  
  那时小小的男娃多么矛盾啊。
  
  他选择相信自己的父王。
  
  他不想让父王失望,他想要更有本事一些。
  
  可是他又不敢。
  
  他既希望能快速成长到父王希冀的样子,不让父王失望。他又不希望那一天早早到来。
  
  再后来,小与都出生了。
  
  九儿也发现父王的异常了,但父王和娘亲又骗过了九儿。
  
  他一直假装自己也不知道。
  
  或者说,他在自欺欺人……
  
  “哥,娘亲应该快醒了。”
  
  九儿的声音把长孙情拉回现实。
  
  要说了解。
  
  长孙情和九儿两兄妹,显然长孙情更了解长孙无极,而九儿更了解百里绯月。
  
  九儿道,“娘亲就算再不想醒来,差不多也会醒来了。她心底到底惦记着我们。”
  
  她抿了抿唇,“我待会儿就走。在娘亲醒来前走。”
  
  “你出去可以,不能玩失踪。”长孙情松口。
  
  “怎么会呢。哥,王府是我的家啊。”
  
  九儿去看了长孙与,和依旧不曾说话的妹妹单方面说了许多话。又给她留下了大堆不知道她会不会用的东西后,九儿又再次看了百里绯月。
  
  小小少女轻轻握起娘亲的手放在自己脸上,软软声道,“娘亲,我有事出去一趟。”
  
  她轻轻说,“娘亲,无论天涯海角,还是阴阳两隔,父王,您,我,还有哥哥和妹妹,我们永远都会在一起。永远。”
  
  九儿没猜错,当日傍晚,百里绯月醒来。
  
  她脸上看不出太多悲伤,只是问了长孙无极后事相关,而后就坐在院子里。
  
  这时节,夏花繁茂。
  
  她夫君虽生于大景最肮脏腌臜的冰冷阴暗角落,却逝于夏花绚烂的温暖日光里。
  
  所以长孙无极,下辈子,你一定没有那么冷了,对不对?
  
  你身边遇到的人和事,一定会美好如夏花,对不对?
  
  她告诉自己,一定会!
  
  接下来这半年,在诸如慕青等等这些人都不敢在百里绯月面前提起长孙无极,都担心百里绯月的时候。
  
  百里绯月反倒是一如常态。
  
  每日亲自督促检查长孙与的学习进度。
  
  也时不时让人留意外面找藏宝图的九儿到底又野到哪里去了。
  
  而大景国内譬如哪里受灾之类,她也是能帮忙就帮忙。
  
  偶尔也和慕青等人约着出去踏踏青。
  
  转眼到了年底,年关春节将近。
  
  九儿风尘仆仆的回家,嘚瑟的把自己找到的很多稀罕药材送给百里绯月。
  
  百里绯月又让送去了朝廷的药材库,到时候哪里需要哪里好用。
  
  大年夜,年夜饭。
  
  虽只有四个人,但是摆了五双碗筷。
  
  也在百里绯月身边,多留了一个位置。
  
  百里绯月眼睛弯弯,“长孙无极,春节快乐!”
  
  九儿也笑吟吟,“父王,春节快乐呀~"
  
  除了长孙与外,百里绯月三人还喝了一些酒,百里绯月喝得最多。
  
  夜里守岁后,九儿照顾着洗漱完毕的百里绯月上床躺下后,“娘亲,我和你一起睡好不好。”
  
  “去,多大了。回你自己屋睡去。”
  
  九儿眼巴巴,百里绯月不接收。
  
  被百里绯月赶走的九儿出去后,看见自己哥哥在不远处的暗影里站着。
  
  两人无声的交换了个眼神。
  
  九儿离开后,屋内百里绯月笑道,“情儿宝宝,你这样守在外面,我才是真的睡不着。我还要担心,你会不会着凉。”
  
  “回去睡吧。”
  
  夜色中,少年动了动唇,终究道,“是,娘亲。”
  
  今年是父王离开后的第一个年节,他和九儿都不放心。
  
  但是……
  
  后半夜。
  
  一道人影牵着一匹马从王府侧门出去。
  
  通宵达旦的鞭炮声声响中,骑着马的人径自往城外方向而去。
  
  京郊,青枫山。
  
  青枫山因为常年有少量瘴气为天然屏障,是以少有人来。
  
  这里亦生长着许多珍贵的草药。
  
  现如今,这里还长眠着一个人,大景摄政王长孙无极。
  
  长孙无极没入皇陵,根据他的意愿,他的陵寝落于青枫山。
  
  百里绯月当初最常来青枫山采药。
  
  也是在这里,第一次看到长孙无极的真面目,那时候他是凤九凰。
  
  同样在青枫山,百里绯月第一次遇到当时还是小世子的长孙情。
  
  现下,山上山下,或明或暗,青枫山当然有不少的守陵人。
  
  但那些守陵卫看见马上的人时,都隐没在暗处,完全没出来阻止。
  
  因为他们认出来人,是……王妃啊!!
  
  百里绯月喝了酒,脸上带着微醺的薄晕。
  
  她踏入青枫山,歪头笑了下。
  
  长孙无极,我来陪你过年啦~
  
  她径自朝山上陵墓的方位走去。
  
  不过她没有去陵墓的正前方。
  
  任何皇陵或者大的陵墓,肯定都是有入口处的。
  
  只是很隐秘,几乎不会有人活着知道入口到底在哪里。
  
  但百里绯月知道。
  
  这半年来,她不是没来看过长孙无极。
  
  半年的时间,足够她找出陵墓机关的入口。
  
  那些守陵人看见她来,都远远退开了。
  
  以免打扰到百里绯月。
  
  却谁知,百里绯月并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因为夫妻情深半夜来祭奠,而是,从入口处悄无声息进了陵墓内!
  
  此处陵墓,虽不是皇陵,但规格并不小。
  
  当初半个月时间当然无法造出这样的陵寝,也是长孙无极离世后,长孙情拿到长孙无极留下的影卫给他的图纸,他才知道,这一年来,父王甚至连自己的陵墓都让人修建好了。
  
  百里绯月进入陵墓后,陵墓地宫里的空气意外的并不浑浊,也不幽暗,空间亦不逼仄。
  
  甬道两边的石墙上,点着数百年都不会灭的长明灯。
  
  这陵墓甚至完全是按照地上住房格局来修建的。
  
  甚至……一点机关也没有!
  
  百里绯月怔怔的望着眼前的地宫,想到了什么,突然疯了一样往主墓室的方向冲。
  
  地宫不小,她横冲直撞过的地方,都没有机关!
  
  完全没有。
  
  当终于冲到主墓室,看见那厚重的金丝楠棺木时,百里绯月已双腿脱力,站立不稳。
  
  她一下跌跪在冰冷的地砖上,双膝都浸磕得生疼。
  
  但她顾不上这些,爬起来整个人往棺木冲去。
  
  金丝楠棺木阴沉厚重,散发着浓郁的奇特木质幽香。
  
  百里绯月跌跌撞撞的扑向棺木,“长孙无极,你是不是,一直在等我来……”
  
  她颤抖的,去推棺木盖。
  
  反作用力甚至把她推得一个跄踉。
  
  “对不起,对不起。长孙无极……”她不知道是醉了还是怎么,靠着棺木泪如雨下。
  
  她咬着牙,用了内力。
  
  棺材盖在她眼前一寸寸移开。
  
  长明灯的光晕一点点照到棺材里。
  
  哪怕是金丝楠木,他异于常人的,早已破败不堪的身体也是加倍腐朽了。
  
  她的长孙无极,变成了一具枯骨。
  
  百里绯月喉咙被掐住一样,心绞得窒息。
  
  她定定地瞧着棺木中的人。
  
  那森然的发白的骨头,就是那个容颜绝世,性子莫测诡谲的长孙无极?
  
  那个让人又忌惮又无法移开目光的长孙无极?
  
  甚至,即便金丝楠木浓郁的木香味都无法完全中和掩盖隐约腐朽气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