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诡龙棺 > 第251章 刀

第251章 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水浒传里说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恰好凑成一百零八之数,天组成员这么多年来不是没有战死的,但是只要死上一人就立马从地组抽出人来补上,人数永远是不多不少的一百零八人,对应天罡地煞之列,所以这阵法也就被取名为天罡地煞剑阵,为了让这一百零八个天组死士练成这个阵,曹公公付出了极大的心血,要知道剑阵这东西讲究一个熟练,熟练到心意相通的程度,人数越多就越难练的融会贯通,当年那个道人给曹公公带来剑阵古谱的时候曾经建议曹公公说从最简单的四人剑阵开始练起,四化八,八到十六以此类推循循渐进,曹公公只问了一句哪个剑阵威力最大,最后就一口选定了那剑阵古谱之中最难练成的天罡地煞阵。
  
  不玩就不玩,玩就玩大的,这个剑阵从选中开始要对付的,就是那个天下第一的弯背老六!
  
  而曹公公带队伍从来都是不拘一格,只要你有野心,有实力,你想要的我都可以满足你,但是你如果达不到我的要求或者浑水摸鱼,那曹公公的手段也足以让人心惊胆颤。
  
  那个送剑阵古谱的无名道人也说了,如果曹公公真的能让这一百零八人的天罡地煞剑阵练成,那将神佛不挡,当年天罡地煞阵阵成的时候,天空之上竟然满片红光,能引来天降异象,可见这天罡地煞剑阵的威力,如今这林昆仑孤身闯阵,那份胆识和魄力虽然说让人惊叹,但是在曹公公看来无疑是自寻死路!
  
  一人与百人接触的那一瞬间。
  
  大战一触即发。
  
  首当其冲的四个人直接对着林昆仑递出一剑,那壮若牛犊的林昆仑张开双臂猛然的一合,那四把对他伸出的剑竟然被他并夹在手中,林昆仑脸上浮现出一丝狞笑,双手一转,那四把曹公公特别定制的剑被他这么强力的一扭竟然瞬间断裂,但是剑阵绝对不比寻常的武夫对决,四个人手中的剑断,他们并不恋战,身形一退立马则由其他的人补上。
  
  层层叠叠环环绕绕生生不息。
  
  这才是剑阵的精髓。
  
  你林昆仑是一头下山的猛虎不假。
  
  但是猛虎也有力竭之时,到那时候才是真正的杀招。
  
  只见林昆仑陷入了剑阵之中左冲右突,但是剑阵变化之快让人应接不暇,他像是一个被困在笼中的猛兽一样有力却无处发泄,站在院子外的弯背老六看了看阵中的林昆仑,一生经历大大小小几百仗的弯背老六自然知道林昆仑现在的被动局面,不过他也清楚,林昆仑之所以被动并非是因为他不够勇猛,而是因为略阵之前自己对他说的那句不要杀人,那单纯的林昆仑就真的从头到尾都没有下过重手死手。若是昆仑可以真正的放开,那他手中的拳头便可以为自己打出一条活路!破这种阵法的要领也在乎此,讲究一鼓作气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杀人,不然像昆仑这样被拖住,迟早是被耗死。
  
  弯背老六没有出言指点,更没有对昆仑说逼不得已可以下死手,对于林昆仑,弯背老六丝毫不怀疑当年袁天道的判断,假以时日定然是举世无敌,但是袁天道和弯背老六都知道昆仑有两个致命的死穴,一是不能让他知道他的弟弟林八千被人欺负了,二就是他心眼儿太实,我说不让你杀人你就真的不出杀着?高手之间的争战,胜负在一线之间,战机更是转瞬即逝,如果自己不懂变通,就永远难成大器!
  
  短短的十分钟,十分钟虽然短,但是在曹公公眼中已经极其的漫长,要知道当年那个老道士说过,剑阵大成,天底下能在这剑阵下坚持十分钟的,全天下不超过十人!
  
  此时那一百零八个天组死士短剑有十余把,而在阵中的林昆仑却被那无限变换的剑阵刺了三十余剑,也就是林昆仑那霸王体魄霸道,三十余剑只是造成了点皮外伤,否则这三十余剑就是三十多个窟窿,不过对于顶尖的高手来说,这些外伤都是小事,最重要的是这十分钟里对身体气机的消耗,此时的林昆仑气机已经不如刚才那般敦厚连绵。
  
  曹公公深吸了一口气,他撇了一眼弯背老六,看到弯背老六没有任何的动作,不由的发出一声冷笑,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在讲你所谓的武夫的规矩?真以为我看不出来你现在还能忍是在拿我的人练就林昆仑的体魄?可是等下变阵之时,怕是你弯背老六也无法出手救下林昆仑了!
  
  又过了十分钟,剑损大半。
  
  林昆仑已经成了一个血人。
  
  从进阵到现在,他未杀一人。
  
  曹公公举起手,变阵就在此时。
  
  杀阵成,林昆仑必死无疑,神仙也救不了他!
  
  随着曹公公的手势,那一百零八人组
  
  成的天罡地煞剑阵陡然的一变,不管是断剑还是整剑全部挑起,剑端指天,隐约之间可见那剑端有青光缠绕,片刻之间由青转紫,着实是妙不可言。
  
  弯背老六睁开了眼叹了口气,昆仑啊昆仑,你是该骂还是该怜?
  
  说完,弯背老六往前踏出一步。
  
  左手一刀出。
  
  一刀出。
  
  平地出龙卷。
  
  处处起惊雷。
  
  这个别墅小院地上从外地专门寄送过来的条形青石板,本是坚不可摧可百年不风化。
  
  此时刀气所过之处,如龙出深渊战于荒野。
  
  不仅那地上的青石板化为齑粉。
  
  地上更出现一条三尺深沟。
  
  曹公公肝胆俱裂,大吼一声道“再变!”
  
  一百零八人仓皇变阵,再次以杀阵转防阵,几年以来的训练让他们的变阵速度极快,顷刻之间,一百零八剑汇聚成一道青紫色的屏障,看起来万物不可逾越雷池。
  
  刀气所至。
  
  屏障应声而碎。
  
  那一百零八人如同被狂风卷起,瞬间凌乱。
  
  哪怕是如此,那刀气却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穿过那看似坚不可摧的屏障,依旧往前逼去,这一刀,不知道要去多远,曹公公丝毫不怀疑自己身后的这栋别墅也会被这一刀给劈成两半。
  
  曹公公张开了双臂。
  
  他也想像阿蒙一样逃走,可是阿蒙逃了还能回来,而他曹公公今天若是敢后退半步,等待他的就是万丈深渊,他从走出当年的第一步开始就没有回头路。
  
  曹公公闭上了眼。
  
  能死在弯背老六的刀下,不冤枉,毕竟弯背老六刀下,从来不斩无名之人。
  
  片刻之后,曹公公睁开了眼睛,自己并没有死,眼前的一百零八人七零八落。
  
  那浩荡到让人绝望的刀意消失不见。
  
  院中的林昆仑还有门口的弯背老六也不见了踪迹。
  
  兴许是走了吧?
  
  屋子里,曹公公背后的那位爷依旧是手拿书卷,跟曹公公不同的是,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紧张,在他的身前站着一个穿着一身素白长衫的人,手中拿着一把折扇,扇子上绘着一支梅花,笔力遒劲画工精湛,他的脸上挂着一张奇怪无比的铁面具,看不到他的真实面目。
  
  那位爷笑问道“先生,他可是知道你在,所以知难而退?”
  
  被那位爷称之为先生的中年儒生苦笑一声道“我能拦住他,但是多半得死。”
  
  “哦。”那位爷轻声道。
  
  这一声哦字落在曹公公的耳朵里绝对无异于一声惊雷,不过这个白衣儒生却还是表现如常,他笑道“弯背老六的字典里没有怕字,百年前的江湖上,真的论资质,盖九幽绝对的盖世无双,就连纳兰敬德还有刘敬堂,包括几位不出山的游侠都比弯背老六的资质要高上一大截,他之所以会有今日的成就,无非是凭着心口的那股气才成就了霸王刀意,这天下玩刀的人千千万万,别说百年,千年也就出了一个弯背老六,所谓前无古人,那后也无来者。”
  
  那位爷点了点头道“那要进京的林长生呢?”
  
  白衣儒生道“未见其人,不好点评。”
  
  说完,白衣儒生回头拱手道“弯背老六这次来,有杀意并无杀心。”
  
  那位爷苦笑着摇了摇头。
  
  六爷啊六爷。
  
  你的那一套,真的过时了啊。
  
  ——赵狗蛋是一个老兵,十六岁那一年部队从家门口过,已经没有家的他一咬牙干脆是入了伍从了军,十六岁个子还没长成,又没个个把子力气,一开始赵狗蛋被分到了炊事班,后来队伍在一次反伏击中被打散了,赵狗蛋找到了另外的队伍谎报了年龄,加上这时候个子长高了不少终于是扛上了枪,那时候打仗拼的是人,赵狗蛋现在没了半边牙床,右手没了,左手只剩下了三根手指头,身子里还有好几个弹片一直没有取出来,平日里倒是没有什么事,就是遇到个刮风下雨或者冰冷天气便会疼痛难忍,但是就算如此,赵狗蛋也一直觉得自己这辈子是幸运的,相对于那些自己连名字都不知道的战死的袍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